围城

世间种种,不过围城。厌烦了喧嚣,无处不在的拥挤,人人间时时侵占的意图,想念起雅致的距离感,参加热闹party结束后瞬间可以回复到的离群索居态。从前我总是执意说我从来没有变过,而那些漂泊的时光,经年累月间早已经一点点地重塑了我,或者说分裂了我。北美职场历练教与我的social elegance,市井长大练就的泼辣,如若必要,可以在最优雅的社交辞令和最蛮横泼皮间顷刻转换。这是一种必要的能力,还是无聊的恋战?心底的悲悯感无限蔓延,不止不休。

我们冷眼旁观,总是看透其间冷暖,不解对方怎会不明白?巴不得翻来覆去事无巨细一再点明。所谓愚钝和不明,其实不过都是任钝刀反复研磨伤口,在麻木中假装不见,却在别人善意的提醒中感受到淋洒上的盐巴,无法言语。这也是一种默契吧。

何必挣扎,何必执念。带着笑容收获掌声,哪怕无尽的荒芜和无望感从不曾远离过,也是一种圆满。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源远流长 | 留下评论

而立之后

去年九月份开始跑步,坚持不到一个多月崴脚轻微骨折,歇了大半年到了今年四月份才重新开始规律跑步。生活中碰到各种各样的人事,跑步于我而言是清清静静的独处时光,功效多多,比如摒去身上积累的戾气,消耗掉念想,磨练耐力。生活的奇妙在于,哪怕是无意识的阅读,或者随意开始去做一件事情,其实最后都不过是个人的映射。

喜欢《摆渡人》的I exist becasue you need me,其间理性的抉择和个人的情感的较量,那句“凭着意识深处的声音,她全靠意志一步步向前挪,不管怎样艰难,她仍然坚定,顽强奋力地向前”。不过随意翻起,却完全击中了近来对于理性,情感和意志的思索。再细想对于跑步的执着,忽然把记忆中的各个片段拼接起来了。少年时期,大学时候,我都是挣扎着从被窝里面爬起来,在清晨一个人跑着。原来一直以来,跑步都是我的自我救赎方式,逃离纷扰也好,寻找力量也好,都让我在生活中不至沉溺。一个陈年习惯犹如旧友,忙碌无暇顾及时她就远远走开,能量库存不够无以为继的时候她就风风火火的出现了,多么妙不可言。

不管我如何喜欢热烈的向日葵,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越发老沉无趣了。连着旧情人重逢,都是落荒而逃,一个沉甸甸的老心俨然不识当年不知情何所起一往情深的自己。细数种种,还真是李敖的“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来得长久,那些用情至深的,多不过是大梦一场。而立之后,开始更多在杯觥交错推心置腹中判断诚意,理解非黑非白中的纠结和跨越,不慌不忙,泰然处之。

我把自己变成一个树洞,听到沉重心事后分隔封存,虽然对棋盘怎么会下成这番模样百般不解。只是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闷头默默吃,吃到快噎住为止。当我们所遇到的事情太过复杂,不再能像少年时候叽叽喳喳各种评头论足出谋划策,只能不言不语,用食物填住心里的空洞感。所以跑步在另外的现实层面对我也是重要的,至少可以保证不走形,不成为让别人落荒而逃的那位。

发表在 细述今夕 | 2条评论

最爱

拖拉了两个月,终于看完了La La Land。很喜欢开场的那段歌舞,青春热烈。年轻的爱情开始不需要太多理由,一个眼神,一个优美的手势,或者一首抚心的琴曲。可偏偏收场也是无惊无奇。女主最后的爱人的镜头几少,他不一定如何美好,只不过在恰当的时间出现了。现实生活中往往如此。Only timing is unbeatable.

男主在重逢时沉迷在自己的琴声中追悔,如果他们选择把对方放在首位,一直陪在彼此身旁,其间种种,该是多么美满。。。可惜仅仅只能是假设。他们终究都做了最符合他们性格的选择。爱之于他们,并非同呼吸般不可或缺,自然不会将爱作为一切导向。梦想,自我实现,于他们才是至为重要,他们在遇见彼此之前已经努力了那么久,经历的艰难让他们对梦想的渴求远远超过了对爱情的祈望。所以爱情在与梦想不冲突时,是可以锦上添花装点的,一旦冲突时便会遭到猝不及防的摒弃。那些相守也仅能是想象,只能是梦想实现功成名就百无聊赖时的顷刻恍惚,清醒过来还是会正襟危坐,礼貌性微微颌首,朝彼此一笑。同类人会互相吸引,但是不适合长相厮守。

没有必要去计算他们之间某个瞬间谁爱谁多一些,谁为谁多付出一些,谁放弃的艰难些。那多出来的一点点并没有些微的差别,都不足以让他们为对方驻足。不过现实生活中那么多黯淡下来的爱情,反而懊恼着不该为之妥协的梦想。爱情没有了,也耽误了梦想的实现,空空落落。这样看来,男女主的选择还是最安全的,至少面包是牢牢在手的。

发表在 叮咛同行 | 2条评论

驻守

这一年又到了年尾。因为一场狗血的并购,不得不在一直的犹疑不决中作出选择,开始了海鸥的生活。大概并购无非都是如此,精简人员,并走核心业务,从而最优化员工时间利用,企业资源配置,实现企业利益最大化。只是这家法企的风格实在不堪,为了以最小的成本达到精简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加上内部官僚混乱,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高姿态跳离,不再恋战。原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达成君子协定,依照而行。多么美好,哪需要各式手段和龌龊。只可惜,无论人,事上,都是不可实现的。人心本来就复杂,成人社会丛林就更是深不见底。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应战,或者逃离。而逃离,究竟可以到哪里呢,除非到牛背山,彻底远离江湖,否则不过是换个战场而已。新工作上,以为自己既然有决策权,就可以决定游戏规则,无需费神各式技俩,可惜即便是自己一再甄别的往来对象,一不留神身边也全部都是坑。生活上也是如此。种种交织,还是自己过于追求简单和完美,对诚信怎么能仅仅是坚守?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本意也是如此吧,世事本来就复杂,没有力量的手段加持,是到达不了彼岸的,包括诚信,或真,或善,或美。就这样在游泳中学游泳,不断调整姿势,继续向前。

悟性太浅,来年估计还是难免如此一番番呛水,只要能始终保持前行,又有什么关系呢?2017年世界大势未见得会顺人意,希望大家有美好的小日子。

发表在 叮咛同行 | 4条评论

猴年伊始

在魔都的前几个月,我始终在极力平衡由于北美大农村生活多年造成的断层与现实的撞击。其实哪里的江湖都一样刀光剑影,只是这片土地上太狭促了,才会让人时时觉得在刀尖上行走,寒气逼人。何种宗教,修行形式有别,但终归都应该是使人不断丰富圆满自己,与自然万物更为无界。有从来清灯古佛晨钟暮鼓在浩瀚的佛法中不舍昼夜;也有熙攘红尘开疆辟土披星戴月在无穷的名利场上竞相追逐。五彩缤纷才使生活的本色。于是,与这片土地的边界感渐渐幻化,湮没其中,不再时时有抽离感。

看了吴晓波的《如何拯救我的资产》演讲文字实录,对于提到目前消费方式从大众消费转变为圈层经济的转变,深有感触。之前朋友推荐的高跟鞋73小时,MSN Space时期网友创办的法餐馆,都是非常精彩的案例。单消费者不再是单纯对价格敏感的时候,企业就不应该一味的追求做大,而是追求品质,细节和精致。希望有一天我们能重新拥有很多的小作坊,精益求精,源远流长。希望自己能在新年找到着力点,格物致知。

P.S. 我曾是那么絮絮叨叨,喋喋不休,可如今打字维艰。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不需要坚持,连吐槽都是会退化的。

发表在 细述今夕 | 6条评论

万水千山

回到水深火热的祖国,到处人头攒动,喧嚣燥热,烟雾缭绕,决定重新定时梳理情绪,也透过墙来深呼吸一下。兜转了一圈,再看来,似乎没什么痕迹。层层叠叠的时光,还是要自己来记录叙述。

发表在 叮咛同行 | 2条评论

慢慢

我一直不够沉稳,又天生的乐观健忘,每次都得在一个地方一再摔几跤,才会长会教训,也仅限一会。时光拍打着隐形翅膀,头也不回的往前冲。特别是旧友再见时,逝去的岁月忽闪过,才知道一日一刀经年累月竟是那么凛冽。短暂回国,太匆忙不曾回家,在上海逗留期间见了一些朋友。纯真的依旧纯真,梅梅依然从前模样,最让我恍惚是否中间相隔这些年。她的生活依然简单处处受着呵护,连着抱怨听来都是甜蜜的。时光荏苒,多少爱情消逝爱人离散,多么希望她的达达永远牵着她的芊芊小手,一路宠爱。文闪离又闪婚,怀抱襁褓中的幼儿,漂亮甜美的脸上始终难掩疲倦。尽力与她年长我们许多的老公聊天,极力藏着骤起的感伤。恨不得飞去英国踹几脚那个差劲透顶的男人,当事人的坎都过去了,我却始终耿耿于怀,不平那些年被耽误辜负的时光。这不是我们憧憬的将来,虽然我们仍感激重逢。

珏得知我到上海,找了个理由来上海出差,结果和客户约谈到很晚,晚上十点才在酒店见上面。从MSN空间一路走来,似乎对彼此非常熟悉,丝毫不像第一次见面,一上来就如多年老友一聊就是几个小时。凌晨的茶吧,淡妆的女子慵懒的歌声,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变换话题,毫无倦意。她从前的那些伤再无痕迹,明亮风趣。一个简单温暖的男人绝对是世间最好的良药,不仅抚平所有过往不悦,还能缓释光阴的轻抚,修炼出怡然自得,不慌不忙。多么美好!

与峰在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见过。他开车绕了大半个城过来接我,来到他家。俩妈妈瞬间就用家乡话聊上了,说着上一次见面是我们高考那天。嘟嘟那日却是无比得闹腾,我们始终没能聊上天。他的妻子看起来贤淑体贴,家里整洁温馨。乡下男孩子一路上完全靠着自己的努力,在上海打拼出自己的一个小家,对城市中成长的人可能说来不值一提,我完全能想象这些年的艰辛。他的妻子细数着家里件件海淘来的玩具,女儿的物品都是峰在美国网站上一样样挑选的,逗起女儿他有着各种绝招,层出不穷。那个叛逆的少年,是怎样在时光机中打磨成柔情奶爸的呢?

我想慢慢得走,好好看看周围的风景,深爱的人们,用心体会一直牢记。

发表在 叮咛同行 | 14条评论